完结篇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快穿之娘娘又跑了完结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便宜表兄长,我觉得我长胖了!”

  晴光正好,建木圣树下,仙云缭绕,灵气充裕,正是修炼咳,休息的好地方。m.ajaig.com

  两张软塌,同个方向摆放,一对兄妹,完全相同的咸鱼瘫姿势,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甄善漫不经心地抬起手,搭在自己的额头上,欲睡不睡地呢喃道。

  自她在星空中恢复记忆和修为,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当时她原本是想找个小时空,先休息个几十上百年再说的,但便宜老爹说她神体需要巩固一下,小时空灵气贫瘠,不合适,不如到祂开辟的领域中,顺便见见她那便宜表哥。

  对于见便宜表哥,甄善是没什么兴趣的,但是去巩固她的神体,还是可以的。

  便宜老爹怎么说都是最古老的两个大佬之一,祂又曾是掌控天地法则的大道,领域条件自然不会差。

  云海森林,仙气充盈,祥云环绕,呼吸吐纳间,都是五行灵气,传闻通天地的圣树建木,这儿到处都是,踩着都是生生不息的息壤,龙凤瑞兽,到处都是。

  森林中央是一座七色云彩环绕的白玉宫殿,不似她在星空中窥探到的神祖府邸那般厚重迫人,便宜爹的地方神圣又带着悲悯众生的宽容,生机不断,安宁祥和。

  这儿确实很适合休养,甄善心里还算喜欢。

  便宜表哥先前看着圣洁淡漠、高不可攀,但其实,就是个懒得千年万年都不挪一步的宅男,天天不是睡觉,就是躺在树下进行光合作用。

  真光合作用,就是产出的不是氧气而已。

  作为天道的祂,在哪儿都是灵气萦绕、五行相生,摆株最普通的花草在祂身边,隔天就能化形顿悟飞升。

  可惜甄善如今功德圆满,道行已成,也没什么好感悟的。

  兄妹俩谁都不是个健谈的性子,他们的身份也注定亲近不了。

  但谁也没感觉到有什么遗憾,他们到底不是凡人,于天地诞生,背负各自的职责,没那么多的羁绊。

  平时也都是各做各的事情,不过,近来,甄善觉得自己的神体可能出了点问题,还是她搞不定的问题。

  想了想,娘娘搬了张软塌来到便宜表哥平日“光合作用”的地方,学着他咸鱼躺着,神色缥缈不定。

  便宜表哥掀了掀眼帘,一双眸子光华流动、规则万千,掌众生,无所不知。

  “你不会长胖。”

  祂淡淡地吐出五个字。

  甄善轻轻地“嗯”了一声,许久,又道:“大约是这儿灵气太充足,吸收太过了。”

  天道平静地说:“生机道生生不息,不存在吸收灵气太过的现象。”

  甄善收回望着漫天祥云的悠远眸光,幽幽地转头,看向便宜表哥,“万一是我归位时出了岔子呢”

  天道回视她,“但凡出现一点岔子,你都不会归位。”

  甄善:“”

  妖妃娘娘直挺挺地坐起来,美眸风雨欲来,指着自己的肚子,“你掌控的万千时空法则,有哪条是诞生天地祈愿的生机道能有娃的”

  天道:“确实没有。”

  甄善:“所以我肚子里的生命迹象,不是我感觉错了,就是我归位时出了岔子,或是来这儿吃错了什么东西,是吗”

  天道重新闭上眼,对于处于爆发边缘的妹妹依旧不为所动,只实事求是地说:“你觉得天地间有那条法则管得了神祖”

  甄善绝色的容颜渐渐扭曲,咬牙切齿,“我归位后,就一直在这里,那位是隔空把娃儿塞进来的吗还是感而受孕”

  她怀孕了!

  一起匪夷所思的奇案!

  让妖妃娘娘分分钟都能黑化的要命事儿!

  天道淡淡道:“你不是有了猜测了吗”

  甄善躺尸回软塌,一副打击到生无可恋的样子,“不,我不信!”

  她才刚没高兴几天啊啊啊啊!

  她以为他们就此两清,大家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啊!

  结果,她怎么就怀了那狗男人的娃呢

  这是什么噩梦

  天道对自家妹子的自欺欺人不作评价,只道:“纠缠几十世,你们的神魂早已交融。。”

  当年,她以神魂契约成神卷轴,渐渐融合了神祖的灵魂,早让她的神魂满是祂的气息了。

  他们这种天生地养的存在,确实不可能孕育子嗣,诞生于天地,早晚归于天地,不存在延续和传承。

  但,她和神祖偏生入了轮回,纠缠百世,这足以让他们的神魂完全交融,神祖有心的话,让他们借人族强大的机缘和生机孕育子嗣,也不是不可能。

  就算不可能,超脱法则之外的神祖想要做什么事情,谁阻得了

  不过,她能怀上这个孩儿,想来不是一世两世的时间,该是谋划许久,轮回中,不断让他们彼此亲密,不断地让神魂交融

  种子落下,在她归位时,充盈的生机便是种子萌发的最好养料。

  从前,甄善什么都没发现,一来是她修为不够,二来,也是孩子还处于蒙昧期,灵智未开,无法跟母亲建立联系。

  现在,种子终于发芽了,她不想发现都难。

  这种种,也不知道对方谋划了多少年

  甄善眸中凶光毕露,一口老血哽在喉咙间。

  王八蛋!狗男人!大猪蹄子!

  小时空中日日算计她就算了,现在,她好不容易摆脱宿命,祂却还不是纠缠不清。

  祂到底想干什么

  脑子有病吗

  她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疼,四周倏而狂风大作,各种雷鸣闪电,昭示着妖妃娘娘要被气疯了。

  天道慵懒地睁眼,抬了抬手指,又是一片晴空万里。

  祂淡漠地说:“你若不想要,取出这个子嗣便是,何必动怒”

  以她的实力,杀不了神祖,但抹除自己不想要的子嗣,也不算难事,顶多元神有所受损,沉睡个几千上万年就行。

  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没什么。

  甄善呼吸一窒,手不觉放在自己的腹部,一股亲昵到小心翼翼的感觉蔓延在心间,似有些对母亲不喜欢它的酸涩低落。

  甄善抿唇,许久,她抚着腹部,轻声叹息,“没有不喜欢你,也没有不要你。”

  一丝明显的欢喜萦绕在她心间,甄善忍不住温柔一笑。

  不管这个孩子怎么来的,也不管它的父亲是谁,都是她的孩儿。

  在她因一段可笑的爱情疯魔时,她狠心地杀了自己的孩儿,在她背负一身仇恨的时候,无可奈何地让男人亲手夺了孩子的命,她欠她的孩子太多太多了。x

  她本以为她以后再不会有孩子缘分,这是她的报应,她咎由自取。

  柳暗花明,这孩子来得意外,也许是伴随着那人的算计,但那又何如

  孩子是在她腹中孕育的,是她生命的延续,为她的未来点亮了一盏灯。

  甄善在不自在和谴责某个王八蛋后,心里是欣喜的。

  “有了你,娘亲以后就不会再是一个人了。”

  甄善眉眼满是笑意,温柔地说道。

  她与便宜表哥不同,祂是伴随这万千时空出现的,无悲无喜,无情无欲,执掌法则,平衡时空,是天地间不可或缺的存在。

  但她不是,她本就是因祈愿而生,诞生初始,就被赋予情感,又轮回百世,沾染了人族的七情六欲,做不到心如明镜、四大皆空。

  摆脱了轮回宿命,甄善是轻松的,自由是很好,但往后呢

  她没敢想,没有期待,没有目标,游荡在万千时空中,这样的日子,久了,也许就很可怕。

  或许没个几千年,她会选择沉睡也不一定。

  不过,即便沉睡,甄善也再想过情爱之事。

  感情于她来说太累了,也太容易变质了,没谁该是生生世世陪在谁的身边。

  甄善不想去勉强什么,也不愿去考验所谓的爱情。

  带着点孤独的平平淡淡没什么不好的,轰轰烈烈的爱情如烈酒,当饮时痛快,过后头疼欲裂,最后什么都不留。

  说要养小帅哥也不过就想想,有点东西沾染不得,她比谁都清楚。

  甄善是怕了。

  至少在她察觉到有孩子前,她是什么都不想沾惹,做个单身神族,到处走走,没什么不好的。

  有点没志气,可棱角再尖利,磨久了,也平了。

  老年养生,挺好的。

  孑然一身,才不会惹麻烦,才不会连累无辜。

  不是她圣母,而是她打不过,算计不过,谁规定生来要为她牺牲呢

  上位者一怒,伏尸百万。

  她去蚍蜉撼树,死的只会是下面的无辜生灵。

  到时候,她还能高兴得起来吗

  甄善苦笑,那个男人真的很可怕,他硬生生掰碎她的骄傲,踩碎她所有的梦,还让她连报复的心都没了。

  她争过太多次了,结果呢

  再则,如今也没什么她好去争的。

  她该报的仇也报了,就此安好,是最好的。

  只是,这个孩子的出现,可能注定她先前的所有设想都成空。

  那位从未想过放过她。

  甄善虽恼怒,但却有种心累地习惯了。

  但再如何,都不该迁怒到她的孩儿。

  有了它,前路未知,但她总有了期待。

  这次,她不会再因为什么男人,而伤害她的孩子了。

  狗男人算个啥

  凭什么要为他去伤自己的孩子

  从前的自己,简直脑子蠢透了。

  甄善指尖萦绕着溢满生机的魂力,缓缓没入腹部,让里面那团小小的吸收,稳固它的魂体。

  它灵智刚开,魂体刚塑成,还很脆弱。

  只是,母子连心,甄善总觉得孩子有点虚弱。

  她皱了皱眉,心里浮起担忧。

  “兄长,能否麻烦你看看我的孩儿”

  天道对她选择留下孩子似乎没有什么意外,或是说也不在意吧。

  便宜表哥这个称号也不是假的。

  想让法则化身的天道动情,还不如去感化块石头,看看能不能再蹦出个孙悟空来。

  但甄善也没什么所谓,亲情缘分强求不来,她也不需要去失落什么,顺心而为便好。

  至于当初她时刻咒骂着天道

  咳,甄善心虚。

  归位后,她也知晓,那绝大部分是他们自己的劫数,还真跟天道没关系。

  而且神祖霸道,就算只是祂的神魂碎片转世,也容不得任何存在凌驾在他头上。

  当年她骂的“天道”,基本大部分是神祖的意识,真跟便宜表哥没关系。

  反之,她家便宜表哥还经常要帮他们收拾一下烂摊子。

  还挺惨的!

  要不,她以后别叫“便宜表哥”了

  但感觉,祂也不会在意来着。

  天道眼帘未抬,淡淡道:“神魂虚弱,只你一个人,孕育不了这个孩子。”

  神祖何其强大霸道

  祂的子嗣所需要的力量,单凭甄善是供给不了的,也不容许其他人插手。

  即便是大道出手,也不行,只会让孩子没命。

  显而易见,初神是在逼甄善去神界找祂,不允许她离开。

  甄善默然,心里有点发堵,但也不算意外。x

  狗男人如果真打算放过她,也不会让她怀孕了。

  只是,好想一鞋子拍祂脸上去,什么东西,还要她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找祂

  甄善深呼吸,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为了她的孩儿,打脸就打脸,反正又不是没打过。

  如今什么事情都没孩子重要。

  只是,甄善垂眸,想着要不要先毁掉自己新生的情丝。

  不动情,就能保持理智。

  但,想到情丝断,她七情六欲也随之消失,包括对自己孩子的感情。

  甄善如何舍得让小孩儿在冷漠无情的母亲膝下成长

  罢了,妖妃娘娘摇摇头,就算保留情丝,她难道就会爱上那位吗

  说句刺心的,有点不太可怜。

  过去恩怨是了断了,却不代表心无芥蒂。

  这些年,留在她身上的伤痕没了,但心口的疤痕却没少几个。

  甄善沉默,对于去找神祖,她没什么不可以的,但找到后呢

  谈情说爱是不可能的!

  可他们好像要一起孕育孩子

  妖妃娘娘有点头秃!

  她该不会哪天做个梦,想起什么,心突然不忿了,一刀扎死对方吧

  别怀疑,孕妇情绪是最不稳定的。

  比起容貌,甄善对自己的性格不太自信来着。

  虽说她也不大可能扎死神祖,可这对于孩子的健康成长终归不好的。

  啊啊啊

  当母亲果然不容易!

  妖妃娘娘叹气再叹气。

  旁边的建木圣树受她影响,叶子掉个不停。

  天道:“”

  把亲妹子丢出家门,好像不是一个兄长该干的吧

  天道大人难得有了点烦恼。

  祂难得出声问:“你什么时候去神界”

  “咦”

  甄善诧异地看向自家便宜表哥,祂竟然还关心起她了

  难不成关爱孕妇,天道也有这般美德

  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兄长有什么要事吗”

  天道懒懒抬手,“伸手。”

  甄善黛眉微挑,倒也不怀疑祂什么,将手伸过去。

  天道随意在空中一抓,点在了她的掌心,“你诞生,我未曾给你赠礼,现在,就当给你和小孩儿的补偿。”

  甄善只感觉掌心有点冰凉,但抓不住什么,不过,不会是什么不好的就是了。

  比起性格狗到不行的神祖,和专坑子女的大道,甄善对于天道,还是很信任的。

  虽说便宜表哥冷酷一点,但祂有一说一,不会搞后面动作。

  “谢谢兄长。”

  “嗯。”

  甄善:“”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便宜表哥这个“嗯”是在问她怎么还不走

  祂还能再冷酷一点吗

  算了,不跟可能患有自闭的宅男计较。

  甄善从软塌下来,抬手,朝祂执了一礼,“兄长,我先走了。”

  天道淡淡颔首,“过去便过去,何不放下”

  甄善微微一怔,抿唇,“兄长的话,我会记得的。”

  天道重新闭上眼,不再多说什么。

  众生皆有法,路是她自己的,该怎么走,也该是她来决定。

  是福是祸,是幸是劫,只在他们自己的一念之间。

  她因祈愿而生,也因祈愿而执念过重月满则亏,大道无情!

  神界从来都是万千生灵最向往的存在,千百万年来,无数生灵期盼能修成真神。

  只可惜,神祖似没有增加“奴仆”的打算,时光荏苒,岁月无痕,真神界还是那数百个神,没多也没少。

  可对神界向往的生灵从来都不放弃,前仆后继着。

  数百万年前,终于有大能联系上了真神,由此,在神界附近开辟了一个附属领域,称之为“下神界”。

  下神界的半神们供奉着真神,得到他们的认可和庇护,被赋予强大的力量,几乎算是站在众生巅峰。

  甄善虽说是数百位真神祈愿而生,但她终归不是神祖捏造的奴仆,没有神界的通行令,应该也是进不去的。

  她也没想着强行去闯一下神界的,那无异于挑衅。

  做人做神还是低调点吧

  再说她现在怀着孩子呢,要是不下心被误伤,找谁哭去

  甄善收起心高气傲,谨慎几分,直接去了下神界先探探路再说。

  比起那永不可攀的真神界,下神界要进去就容易多了。

  最初,这儿的半神全是万千大小时空的天赋卓绝、实力强大的生灵一步步修炼上来的。

  不过,数百万年过去了,下神界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存体系,各方势力林立,资源争抢、尊卑分明、弱肉强食。

  从最开始只是寻求成为真神的逐梦者聚集地,变成了名利场。

  这也无可厚非,高级生灵哪个不想往最上面爬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争夺,没什么奇怪的。

  甄善从一处成神台进去下神界。

  华美宫殿林立,云雾缥缈,繁花盛放,仙鹤长鸣。

  谁进入都不会怀疑自己来到了神界仙境。

  如果甄善没有先去她那便宜爹的领域,来到这儿,也会赞叹一声钟灵毓秀。

  但现在,额

  要甄善来挑,可能要挑出数千个不足不满来,最重要,气息不纯。

  身为天地最纯生机的化身,甄善如今能观五行之气,一眼辩善恶,任何邪祟孽障都逃不过的双眼,比如旁边跟着她同样出现在成神台的两人。

  甄善眸色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青色锦袍男人看似温和无害,实则是个修无情道的,身上带着红色血障,是杀死最亲之人证道的证明。

  女人一身坤道打扮,看着修得功德身,实际跟脚不稳,金光中隐约可见黑色罪孽,恐怕她这体质是掠夺来的,只是行善也是真的,否则不可能隐蔽天道走到这里。

  两人好坏,甄善不予评论,该关心这个的是她家便宜表哥。

  “这位道友。”

  两人从神界的壮观中回神,看到甄善,怔了怔。

  他们修道多年,什么龙章凤姿、天姿国色没有见过,但的的确确第一次见到这般倾世美貌,即便他们道心稳固,也不觉晃了晃神。

  更叫他们诧异的是,两人完全看不透甄善,无论是修为还是跟脚,通身气息尽敛,却也不会叫人误以为她是凡人,仅那般风华绝代的姿容就已叫人折服了。

  在下界,他们算是绝对的强者,然而,来到神界,他们也不过是刚起飞的雏鹰罢了。

  两人对视一眼,不敢大意,先对甄善执礼。

  甄善倒也没有甩脸不理会,淡淡颔首。

  坤道温和一笑,功德身的她十分有亲和力,“道友也是刚飞升成神”

  甄善淡淡勾唇,“算是吧。”

  对于“神”的定义,她也懒得去跟他们解释。

  算是

  两人心有疑惑,但也看出了眼前绝世美人的冷淡。

  不过,有实力的,高傲一点倒也没什么。

  正当他们说话时,一道强大的气息陡然而至,甄善倒没什么感觉,其他两人却被压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一个穿着类似魏晋宽袖衫子的男人走了过来,他打量着甄善三人,在触及甄善容貌时,眼睛不觉一亮,擒着笑,“本神是接引新生神的神君,你们跟本神来吧。”

  青衣男人和坤道初来乍到,不敢得罪前辈,自然恭恭敬敬地应是。

  娘娘虽然对一个小小的半神竟然敢自称“本神”有点无语,但低调嘛,先跟着对方走也不是不行。

  男人见他们很识相,满意一笑,尤其是对甄善特别热情,挥手,一艘华丽的飞行仙船出现在半空。

  “本神先带你们去新生神府安定吧。”

  其他两人看向甄善,见她毫不犹豫地登上仙船,便也跟了上去。

  接引他们的男人笑容浓了几分。

  待仙船飞远,原本没什么人的成神台热闹了起来,隐在暗处的人都走了出来。

  “啧啧,三个倒霉小崽子,偏偏遇到了亚诺那疯子逮人的时候。”“无量寿佛,他们太不会选飞升的时间了。”

  “不过,先前那疯子隔个数十年才会出来抓新人,怎么最近来得那么频繁”

  “据说是这疯子先前想出什么成神的办法,拿了他师父的法宝放到小时空中,就不知道干了什么了,结果被反噬,受了重伤,要不是他师父护着,险些就直接陨落了,大家又不是不知道,那对歹毒师徒,一受伤就抓那些资质不错的新崽子去炼药”

  “丧心病狂啊!不过,这疯子是不要命了吗万千时空可是天道的主场,他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敢去挑衅天道”

  “呵,人家有个差一步就能成真神的师父,他胆子自然大了!”

  “嗤,就是真神君上也不敢在天道面前妄为,别说还没成神的。”

  “也是这万年来,我们都无法请到真神君上们降临,那师徒才敢越来越肆无忌惮。”

  “唉,上面的大佬们也都在卜算沟通真神君上他们,就怕真神界是出了什么事了。”

  “不、不可能吧!”

  “谁知道呢也许下一秒,神界也随之崩塌都有可能呢。”

  “散了散了,天塌了也有高个儿顶着,我们能做什么”

  “也是,就是可惜了那三只雏鹰了,特别是那红裙女子,嘶,咱神界的第一神女都望尘莫及啊!”

  “红颜总是薄命!”

  此时,可能红颜薄命的妖妃娘娘看着满眼邪光,自称是什么神君的男人,黛眉微微一挑,抱臂,“你想做什么”

  亚诺有点震惊这小娘们到现在竟然还能如此镇定,嘴角勾起邪恶的弧度,“你觉得本神想做什么呢”

  甄善淡淡打断他,“不过就是真神界下的奴仆,你也好意思称自己是神贱人的脸皮都是自己贴上去的吗”

  “贱人你说什么”

  亚诺气得直接抬手,汹涌的神力朝甄善拍去。

  甄善淡淡挥袖,轻而易举地化解他的神力,顺便将他给拍到墙上去。

  “噗!”

  亚诺痛得喷出一口血,不敢置信地看向甄善。

  妖妃娘娘抬起纤纤素手,无形的力量锁住亚诺的脖子。

  她嗤笑一声,“哄骗小时空的凡人,弄个不入流的邪器,当了几年什么主神,就以为你真是神了”

  亚诺瞪大眼睛,“你、你知道”

  没错,亚诺便是诺亚方舟游戏世界的缔造者,大丫他们口中的主神,那蠢系统的主人。

  甄善进入过诺亚方舟游戏世界,系统早就将她的资料传送给亚诺,也因此,他自然不会忘记这个毁掉他多年心血,坏他成神路的贱人。

  只是神界外天道无处不在,法器碎了,再愤怒他也不能多做什么,只能不断抓些蠢货来炼制丹药,治疗他的伤口。

  却没想到,今日他刚到成神台,便看到了飞升上来的小贱人,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

  亚诺怎么可能会放过坏了他好事的小贱人

  他要将她关起来,用尽一切酷刑折辱折磨,让她生不如死,方才消他心里那口气。

  然而,亚诺却没想到低估了甄善。

  可,一个刚飞升上来的新半神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还认出他是诺亚方舟游戏世界的主人!

  甄善红唇微勾,美若黄泉路上的彼岸花,却也预示着死亡的降临。

  妖妃娘娘赖得跟蠢货废话,五指收紧,打算直接取了这满身污秽的东西性命。

  亚诺不知道他自觉十分威风神圣的出场,然而在甄善眼里,那就是一大团腐烂恶臭的垃圾在移动。

  要不是妖妃娘娘想做个低调的人,早在成神台时,就直接抹掉了。

  哪儿会给他舞台秀一下

  “阿弥陀佛!”

  随着一道澄澈悲悯的佛号,扼住亚诺命脉的力量断开。

  甄善微微一怔,也再去管那恶心的虫子,转眸,平静地看向陡然出现的银发僧人。

  眉点朱砂,浅眸慈悲,银发如雪,袈裟加身。

  她熟悉到骨子里,也无比陌生的男人。

  无尘,也非无尘。

  银发僧人踏着步步莲花,缓步走到她面前来,清澈干净的嗓音缓缓道:“施主素手纤纤,不染尘埃,何必脏了污浊呢”

  甄善:“”

  果然不是无尘!

  小和尚绝对不会这般厚脸皮地调戏她的!

  银发僧人似乎发觉自己说了什么孟浪话语,俊美的脸庞微红,忍不住倒退了一步,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贫僧、贫僧失礼了。”

  甄善:“”

  不不,是本宫失礼!

  尼玛的,这男人八成精分了!

  惹不起,惹不起!

  孩儿,娘可能有点hod不住!

  妖妃娘娘深呼吸,hod不住也要hod,谁让她想当娘呢

  甄善勾唇一笑,美艳无双,惊为天人,就是话语,“这位大师,那脑子有病吗”

  银发僧人:“”

  他凝眸看着她,明明神色悲悯,圣洁如佛子,却叫人感觉大师好委屈的样子。

  他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神祖原则:老婆说什么都是对的,错的也要变成对的。

  脑子有病就有病吧!

  谁让他有前科呢

  再不好好追老婆,大概要单一辈子!

  神祖表示他都单了无数亿个光年,坚决不能再单身了!

  善善是他的!

  甄善:“”

  妖妃娘娘木然着脸,觉得要不自己别hod了,回去再找其他办法了。

  总不能让孩子有个脑子不正常的爹吧

  这会让孩子以后被嘲笑的!

  小孩子生活环境不好,容易造成各种心理疾病!

  甄善越想,神色越发凝重,也倒退了一步,似乎要跟眼前男人先划开界限。

  银发僧人:“”

  他又做错了什么吗

  “善善,我你别生气,可好”

  甄善垂下眸子,“我没生气。”

  银发僧人抬手,将企图逃走的亚诺给扯了回来,红莲业火直接焚了他的身躯,只留下神魂,依旧恶臭得厉害。

  银发僧人剑眉微蹙,但他还是用业火将亚诺的神魂罩起来,没有直接抹掉。

  随之他对甄善温柔一笑,“善善,给你玩,先前太脏了,我先帮你处理一下。”

  他没有阻止她做什么的。

  他也不会再阻止她去做任何事。

  只要她在他掌心飞翔,她要的尊重、自由,他都能给的。

  时间也会冲淡一切,包括从前的伤害,是不是

  银发僧人眉眼澄澈,温柔到了极致。

  这是她最喜欢他的样子,即便与他真实的性格不符合,但他也不介意扮演,只要她喜欢就可以了。

  甄善眸色有点复杂,她没去理会在红莲业火中惨叫扭曲的亚诺,只是轻声道:“神祖,你不必如此。”

  祂是凌驾于众生之上,神界的老祖宗,不是无尘,甄善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如今看着高高在上的神祖在她面前小心讨好,甄善没感觉什么成就感,只有心慌。

  如同即将踏入无底深渊的感觉。

  只是这个深渊,她还不得不入。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甄善不认为无情无欲的神祖会有多爱她,或许是轮回中,他太多次求而不得形成的执念吧。

  但无论是什么都好,甄善不再多想什么算计不算计的,纠结太多,为难的是她自己。

  她如今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好好保护她的孩儿。

  神祖有心,她不介意当个贤德的妻子,等祂无意了,她带着孩子远走,这是她预想的最好结局。

  其他,顺其自然便是。

  银发僧人看着眼前的女子,爱恨贪嗔,他因她而起。

  只是,他们之间误会太多,伤害太多

  但,就算做不到两心相依,他也要将她留在身边。

  无论多少年,那些伤疤他总会治好的。

  只是,银发僧人握住她温软的手,低声祈求,“善善,你喜欢无尘,我就是无尘,我知自己犯了很多错,伤你良多,对不起,但,再给一次机会好不好千年万年,让我赎罪。”

  这样的话语,从前他在伤害她之后,总是会说一遍。

  甄善一直都是拒绝的,都跟他玉石俱焚。

  但这次,她眸中渐渐蓄起水雾,浅浅一笑,“好。”

  只要她不再求那什么无暇的爱情,不去在意什么真心不真心,只想着为她和孩儿过得好,也没什么不能妥协的。

  不爱就不伤。

  银发僧人无尘眸光温柔明亮到了极点,他狂喜到话语都说不好了,手足无措地想抱她又近乡情怯地不敢,“善、善善,你答应了,你答应了”

  甄善无奈一笑,主动伸手抱住他,“是,我答应了。”

  无尘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他终是得到他的大圆满了吗

  他本以为、本以为她不会再看他一眼的,就算留在他的身边,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

  毕竟,他在最后,又算计了她一次。

  以善善的性子,她会为了孩子妥协来到他身边,但绝不会给他好脸。

  无尘苏醒的这段时间,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怎么哄她高兴,怎么让她亲近自己一分。

  可当轻而易举地实现了,美梦成真,无尘不愿再去探究其他,多想其他。

  只要她留在他身边,这样就足够了。

  终有一日,她眼里心里会只有他而已的。

  无尘轻轻地蹭着她的脸颊,这是她从前最喜欢的无尘亲昵的动作。

  “善善,我会对你好的,不会再让你伤心的,你信我。”

  甄善眸色一片淡漠,声音却带着轻轻笑意,“嗯。”

  无尘眉眼一弯,无尽的欢喜让他只想将她据为己有,只是场合不对,他也不能急。

  如何都不能再让她对他不满了。

  不过,索要一个吻,就没什么吧。

  无尘温柔地吻了吻她的脸颊,贪恋至极。

  归位的神祖有着极为恐怖的实力,同时也有着无数光年中枯燥不已的记忆,曾经,他还不觉得这样的时光有什么不对,但当拥有过她之后,神祖再无法忍受了,对她的痴恋和占有欲也随之到了极度。

  他太爱她了!

  纵使飞蛾扑火,他在所不惜。

  甄善顺从地窝在他怀中,并不反对他的任何亲昵的行为。

  既然决定留在他身边,有些事情她就该接受,不需要再矫情地闹些什么,没必要了。

  “谁敢杀了本尊的徒儿”

  正当无尘将要品尝到甜美的芳唇时,一声暴怒将好好的气氛都打破了。

  神祖慈悲的俊颜分分钟雷霆万钧!

  原来,甄善刚刚应了他的祈求后,他老人家实在太过于兴奋,导致红莲业火控制不住,直接把亚诺的神魂给烧个一干二净。

  结果,打了小的,来老的!

  这本来也无所谓,但单身无数年又求而不得万年的神祖大人正是最黏糊小娇妻的时候,偏偏却来了个废物点心,坏了他的好事。

  佛祖都忍不了,何况性子莫测的神祖

  无尘连给亚诺师父一个开场白的机会都没有,直接伸手,活生生地捏碎了他的身躯,抓出他的神魂,烧到只剩一丝气息的时候,再复活他,再次捏死!

  循环往复好几次,留着一点魂魄,丢到自己的宠物冢里,神祖老人家才稍稍消了一口气。

  甄善忍不住噗哧笑出来,“堂堂神祖,这么幼稚好吗”

  神祖轻咬了她的红唇一下,“我是谁”

  甄善笑眯眯地圈住他的脖子,回给他一吻,“无尘,你是无尘,好了吧”

  温香软玉,心爱之人主动献吻,再大的不满也化为甜蜜,就是颇为考验他的忍耐力。

  无尘苦笑,“你就仗着我拿你没办法。”

  甄善黛眉微挑,斜睥着他,“那你还想如何”

  被瞪了,无尘却觉得心满意足。

  他不怕善善跟他闹脾气,就怕她不闹。

  那种冷漠到骨子里的不在乎,他真的很怕很怕。

  无尘抬手作揖,“娘子,为夫不敢。”

  甄善抿唇一笑,“别闹了。”

  无尘重新抱住她,柔声道:“好,施主说不闹就不闹。”

  对他那施主的称谓,甄善直接送了他一个白眼。

  突然,她黛眉微蹙,有点不舒服地捂住腹部。

  “善善!”

  无尘一惊,连忙将手搁在她的腹部,温和的魂力滋养着胎儿。

  空间扭曲,再出现,甄善被他抱着坐在梅花开得正好的庭院中。

  梅香芬芳,宛若当年他们初遇的时候。

  甄善舒展眉梢,笑了笑,“我没事,孩儿可能是见到爹爹,太高兴了,在跟你打招呼呢。”

  无尘还没来得及高兴,她腹中的胎儿传来一阵再明显不过的嫌弃。

  很显然,孩子可不喜欢这个父亲!

  无尘:“”

  这什么熊孩子

  不要算了!

  甄善忍不住笑倒在他怀中,“让你以后还敢欺负我。”

  无尘无奈地扶好她,魂力不停供给熊儿子,免得它母亲难受到。

  至于儿子对他的嫌弃,无尘并没有太在意。

  老子永远是老子,它翻不出天来。

  若非要为了善善留在他身边,他不会让它出现。

  不过,看着她开怀的样子,无尘温柔一笑,“以后,我们都不分开了。”

  甄善眉眼含笑,“好。”

  只要他不伤她的孩子,他们永远都会是最完美的一家人。

  回首恩怨情仇,她终不过要个岁月静好。

  ------题外话------

  啊啊啊,兔子终于完结了!

  结局,兔子想了很久,删了几次,最终决定以平平淡淡收尾。

  疯狂的爱情,他们经历过,各种算计他们也有过,撕心裂肺的决裂也常有,一切恩怨了断,风雨暂停,该是美丽的彩虹出现。

  即便彩虹短暂不真实,兔子也不想文的最后,还要痛彻心扉。

  只是兔子也说过,他们的爱情不会完美的。

  娘娘的妥协,因为孩子,她爱不起神祖了,也不会再爱。

  甚至在最后的巧笑倩兮都不过镜花水月。

  无尘说的他不会再伤她,可最后他也还是在算计。

  只是,当一个人没了那种对爱情的向往后,娘娘也就无所谓了。

  这本就在此画下句点了!

  可能大家不太满意这结局,但兔子觉得暂时是最好的,哈哈

  非常感谢这一年来,小可爱们的陪伴,一句“甜而不腻”让许多小可爱入坑,也成了大家吐槽的点,哈哈哈,兔子忘了加句“满嘴玻璃渣”嘛。

  娘娘的故事不会结束的,新文男友恶意值读取中会再次出现娘娘和神祖的故事。

  不过新文是雾雾的主场,那是一个作出天际的小白莲跟一个帅不过三秒的戏精男主的故事,喜欢的小可爱可以去试试。

  娘娘这本:呜呜呜,好虐。

  雾雾那本:哈哈哈哈,笑掉头了!沙雕小甜哦

  兔子和娘娘都会一直陪着大家哒比心心div

快穿之娘娘又跑了 http://www.lnwows.com/html/book/682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