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明天再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从电台主持走进娱乐圈第二百五十八章 明天再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看到这里的各位大佬先不要订阅,明天再看

  今天有点事情,回来的太晚,没有按时完成更新,求体谅全勤不易

  下面只有不到三千正

  这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情况对于进退两难的庞晗来说,简直就是天赐良机。m.xymjc.com

  胜券在握的他目光灼灼的瞪着赵守时,似乎要看穿他内心的想法一般。

  赵守时懒得搭理这货几乎耀武扬威的架势,颠了颠手里的红砖,语气嘲讽的反问一句:“这位庞主任是吧?你是眼睛有问题?还是脑子有问题?这么大一块红砖,你真的看不出来?”

  庞晗脸色铁青,他怎么可能不认识红砖。他其实就是质问赵守时拿砖的动机,可谁想这货竟然一本正经的解释。

  要你解释啊!!!

  傻子才不知道!!!

  板着脸的庞晗几乎一字一顿:“我是问你,你拿这块红砖是要干什么!”

  赵守时有些疑惑的开口:“学,做好事,不应该吗?”

  稍停片刻,赵守时若有所思的问道:“哦,北电里面不准做好事啊?你早说啊,我现在就扔了、”

  赵守时刚做了个扔石头的起手式,庞晗生怕他这是要毁灭证据,连忙高呼:“不准扔。”

  赵守时本就是吓唬庞晗而已,颠着手里砖块的他啧啧啧三声:“庞主任喝河水长大的吧?”

  庞晗一愣,不明白赵守时什么意思的他脱口而出:“你什么意思。”

  “这都听不出来?嫌你管得宽呗。”

  庞晗没想到自己连连吃瘪,而且因为这货不是北电的学生,让他唯一的优势都发挥不出来。

  不想理,也不敢理赵守时的他转身对陆器与朱琦招手,直接开口说道:“别跟我扯群体碰瓷那一套,我明白的告诉你们,我不信。

  现在,一五一十的把刚才的事情给我老实交代你们打架的原因。是不是某些用心不良的人的教唆与怂恿。只要你们能够真切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自然不会过于处罚你们。毕竟处罚只是希望你们能学好,而不是目的。

  不要急着回答,想清楚再说。你们还没有踏上社会,还不知道社会的险恶,要学会分辨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坏人可能一两句话就能够影响你们。千万不要被人类利用了还不自知。”

  这极尽暗示,乃至明示的话语,等于把答案递到眼前。这是道照本宣科的送分题啊。

  只要说刚才的群架跟赵守时有关,那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如果说刚才的群架跟赵守时无关,那头顶上的就是快乐加速狗头铡。咔嚓一下取你狗命。

  但送分题也是分情况的,对于立场不同的人来说,送分题比送命题还要可怕。

  对于陆器来说,这就是九死一生的送命题。

  他,陆器作为北电导演系的应届毕业生生,毕业以后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继续从事他学习的专业。

  他还算是幸运呢,目前已经找到了一份与专业有关的工作。

  当然不可能是导演,他还没有这个运气,也不舍的从家里掏钱满足自己的导演梦。

  这份工作是演员副导演,虽然他的权力还不可以随意安排演员的角色,虽然他的工作只是与演员对接档期,安排、指挥乃至给群众演员讲戏。

  但演员副导演就是演员副导演,在副导演的序列里面,是排名比较靠前,仅此与执行副导演之后。

  陆器并没有对能够担任演员副导演就沾沾自喜,他的最终目标还是导演。

  虽然这个目标想要达成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至少现在的他走在一条最近的路上。

  因为他效力的公司是当前最年轻、最有朝气,也最有发展潜力的清雨传媒。

  他目前的工作就是心花怒放的演员副导演。

  换句话说,距离他不远的裴幼清就是他的老板。

  这不是陆器带最多人,以最快速度赶来的唯一原因,但这是最重要的原因。没有之一。

  刚才的陆器为什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gank朱琦?

  他当然不可能是想置赵守时与两难的境地。

  甚至原因恰恰相反,他就是以自己的身份与朱琦了结一场恩怨。与外人无关。

  尤其是与赵守时无关。

  毕竟他们两个只是素味平生的陌生人。天地可鉴,刚才的他们可是连话都没说过半句。

  对于有野心的陆器来说,得罪庞晗,大不了被他骂两句,再严重点也无非是记个处分而已。

  反正已经下发的毕业证书不可能收回。要不然,北电要火。

  至于舆论方面的压力?最害怕的应该是北电跟朱琦吧,他俩才是一个绳上的蚂蚱。

  至于他陆器,那是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正义小王子啊。

  而得罪赵守时,就等于自觉前途。他可是从雷鸿嘴中听说过太多太多关于赵守时的事情。

  这么说吧,当你必须要得罪一个人时。你可以得罪清雨传媒的老板裴幼清,也得罪清雨传媒总经理苏宁,都不要得罪表面看着跟清雨传媒没有一毛钱关系的赵守时。

  他说你行,你不一定行。

  但他说你不行,你一定不行。

  心中明镜一般的陆器看向庞晗,平静的说道:“主任,我有点不明白您的意思。什么叫别有用心的人教唆?我们又没有打架?哪里来的教唆?

  还有,我没有碰瓷,我们也不是群体碰瓷。就是我今天穿的鞋子有点滑,一不小心摔倒了,可能是朱琦同学有点过于谨慎,这才引起了现在的这次误会。”

  庞晗惊愕的看着陆器,不敢置信平常日里对自己曲意逢迎的这个学生竟然这么犟。

  宁愿得罪自己也不愿意承认打架的事实。

  离了陆屠夫,也不用吃带毛猪。

  庞晗微眯着眼睛看向朱琦,语气带着些许的冷意:“朱琦同学,我想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当然不会。”

  庞晗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刚要开口夸奖朱琦两句,就听见朱琦的话传入耳中。

  “主任,我坚持认为陆器刚才就是想要碰瓷,现在他只不过是摄于您的威严,才不得不认怂。”

  庞晗的脸色逐渐变态,气得抬手点划几下,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最终,一甩手的他转身看向吃瓜群众们,对着人群中的某人点名道:“你是动画系的新生王锵锵吧。你来说说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现在是六月底,就算是新生也加入北电近一年的时间,自然听闻乃至领教过眼前这位庞主任的厉害。

  他与陆器、朱琦、陈封这种即将毕业的学长们不同,他还要在北电待三年的时间。

  若是得罪庞晗,那绝对有穿不完的小鞋。

  尤其动画系的大多是宅男,被庞晗这么一诈,自然忐忑不安。

  这位犹犹豫豫,最终还是开口道:“主任,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啊。就是,就是幼清学姐跟她身边的这位师兄正在聊天。

  好像被朱琦师兄给发现了,他就带着一群人走过来。然后就吵了起来。好像是因为朱琦师兄说这位师兄手里拿的是砖,而这位师兄说这是翡翠原石,能切出玻璃种帝王绿还是红翡翠的。

  反正闹的就很不愉快。就在这时候,刚巧路过的陆器师兄好像是路见不平,直接跟朱琦师兄打了起来。

  好像就这么回事。。我知道的真不多啊。”

  吃瓜群众赵守时白眼一翻,心中暗骂一句:玛德,这还不错?画面感如此之强,简直就是情景再现啊。

  下面非正

  这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情况对于进退两难的庞晗来说,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胜券在握的他目光灼灼的瞪着赵守时,似乎要看穿他内心的想法一般。

  赵守时懒得搭理这货几乎耀武扬威的架势,颠了颠手里的红砖,语气嘲讽的反问一句:“这位庞主任是吧?你是眼睛有问题?还是脑子有问题?这么大一块红砖,你真的看不出来?”

  庞晗脸色铁青,他怎么可能不认识红砖。他其实就是质问赵守时拿砖的动机,可谁想这货竟然一本正经的解释。

  要你解释啊!!!

  傻子才不知道!!!

  板着脸的庞晗几乎一字一顿:“我是问你,你拿这块红砖是要干什么!”

  赵守时有些疑惑的开口:“学,做好事,不应该吗?”

  稍停片刻,赵守时若有所思的问道:“哦,北电里面不准做好事啊?你早说啊,我现在就扔了、”

  赵守时刚做了个扔石头的起手式,庞晗生怕他这是要毁灭证据,连忙高呼:“不准扔。”

  赵守时本就是吓唬庞晗而已,颠着手里砖块的他啧啧啧三声:“庞主任喝河水长大的吧?”

  庞晗一愣,不明白赵守时什么意思的他脱口而出:“你什么意思。”

  “这都听不出来?嫌你管得宽呗。”

  庞晗没想到自己连连吃瘪,而且因为这货不是北电的学生,让他唯一的优势都发挥不出来。

  不想理,也不敢理赵守时的他转身对陆器与朱琦招手,直接开口说道:“别跟我扯群体碰瓷那一套,我明白的告诉你们,我不信。

  现在,一五一十的把刚才的事情给我老实交代你们打架的原因。是不是某些用心不良的人的教唆与怂恿。只要你们能够真切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自然不会过于处罚你们。毕竟处罚只是希望你们能学好,而不是目的。

  不要急着回答,想清楚再说。你们还没有踏上社会,还不知道社会的险恶,要学会分辨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坏人可能一两句话就能够影响你们。千万不要被人类利用了还不自知。”

  这极尽暗示,乃至明示的话语,等于把答案递到眼前。这是道照本宣科的送分题啊。

  只要说刚才的群架跟赵守时有关,那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如果说刚才的群架跟赵守时无关,那头顶上的就是快乐加速狗头铡。咔嚓一下取你狗命。

  但送分题也是分情况的,对于立场不同的人来说,送分题比送命题还要可怕。

  对于陆器来说,这就是九死一生的送命题。

  他,陆器作为北电导演系的应届毕业生生,毕业以后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继续从事他学习的专业。

  他还算是幸运呢,目前已经找到了一份与专业有关的工作。

  当然不可能是导演,他还没有这个运气,也不舍的从家里掏钱满足自己的导演梦。

  这份工作是演员副导演,虽然他的权力还不可以随意安排演员的角色,虽然他的工作只是与演员对接档期,安排、指挥乃至给群众演员讲戏。

  但演员副导演就是演员副导演,在副导演的序列里面,是排名比较靠前,仅此与执行副导演之后。

  陆器并没有对能够担任演员副导演就沾沾自喜,他的最终目标还是导演。

  虽然这个目标想要达成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至少现在的他走在一条最近的路上。

  因为他效力的公司是当前最年轻、最有朝气,也最有发展潜力的清雨传媒。

  他目前的工作就是心花怒放的演员副导演。

  换句话说,距离他不远的裴幼清就是他的老板。

  这不是陆器带最多人,以最快速度赶来的唯一原因,但这是最重要的原因。没有之一。

  刚才的陆器为什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gank朱琦?

  他当然不可能是想置赵守时与两难的境地。

  甚至原因恰恰相反,他就是以自己的身份与朱琦了结一场恩怨。与外人无关。

  尤其是与赵守时无关。

  毕竟他们两个只是素味平生的陌生人。天地可鉴,刚才的他们可是连话都没说过半句。

  对于有野心的陆器来说,得罪庞晗,大不了被他骂两句,再严重点也无非是记个处分而已。

  反正已经下发的毕业证书不可能收回。要不然,北电要火。

  至于舆论方面的压力?最害怕的应该是北电跟朱琦吧,他俩才是一个绳上的蚂蚱。

  至于他陆器,那是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正义小王子啊。

从电台主持走进娱乐圈 http://www.lnwows.com/html/book/7778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