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番外188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上邪第724章 番外188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宫内,经过一通闹腾,到了夜里稍稍安静下来。m.armlt.com

  宋玄青晚膳过后便去了一趟安康宫,只是去得不巧,太后在后殿念经,他只好在旁安安静静的等着,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瞧着自己的母后,礼佛时的万千虔诚。

  事毕。

  太后走在前面,宋玄青跟在一旁。

  “哀家都知道了。”太后又不是聋子,也不是傻子,宫里发生这么大的事,哪有不知道的道理,“风还能吹到哀家的耳朵里,哀家就能听到这些腌臜事。”

  宋玄青行礼,“是朕不察,惹母后难过了。”

  “你的子嗣不少,但是得你心者不多,这宋赫比太子小点,但嘴皮子甜,不说是你,饶是哀家也被他哄得满心欢喜。”太后叹口气,“可是皇帝,看人得看心,这样的母亲教出来的孩子,注定是不成器的,饶是真的……你觉得是大周之福吗?”

  宋玄青敛眸,“朕没想过这个问题。”

  “是没想过,还是没敢说?”太后一双眼睛,毒辣得厉害,在这宫里泡得久了,有什么事儿瞧不明白?

  宋玄青抿唇,不语。

  “若不是因为皇后,你肯定不会挑选睿儿当太子。”太后一语中的,“睿儿的身子打小就不好,饶是聪明绝顶,也担不起江山重任。”

  宋玄青苦笑,“母后?”

  “哀家说的,是不是事实?”太后极是直白的问。

  宋玄青终是点了点头,“是!”

  “可是皇帝啊,光有健康的身子,没有健康的心,国祚不会绵长,只会劫数不断。”太后叹口气,“君王以品性立天下,品行不端,为祸苍生啊!”

  宋玄青躬身,“儿臣,受教。”

  “都是哀家的孙子,哀家不想偏颇谁,只是想给皇帝提个醒,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太后继续拄着杖往前走,“这宫里最不能相信的就是眼睛和耳朵,得用心去看。偲贵妃和二皇子之事,已成定局,皇帝应该往前看。”

  宋玄青颔首,“朕明白,不会纠结其中。”

  “如此,甚好!”太后转身进了寝殿,“还有一桩事,得给皇帝提个醒。”

  宋玄青知道太后的意思,“母后是说……白衣?”

  “偲贵妃出事之前,皇后出手训斥,如今偲贵妃出事,难免会让人产生误会,这对皇后来说,并非好事。”太后道,“对后宫来说,亦不利于安稳。”

  宋玄青倒是真的没想那么多,但既然太后提起了,自然是要小心处置的,“母后放心便是,儿臣不会让人乱嚼舌根。”

  “如此,甚好!”太后拂袖坐定,“皇帝心里有事,就说出来,不要憋着,回头憋坏了!”

  闻言,宋玄青面色一紧,“母后?”

  “哀家是你的生母,你那点脾气,哀家还能不知道?”太后无奈的摇头,“当然,你若是因着那两个孩子,就不必多说了。”

  宋玄青就不明白了,太后为何这么执着于傅家的人?

  “母后,您觉得靳月和傅九卿,会放心两个孩子在宫内,而无所作为吗?”宋玄青不死心。

  太后摇头,“是你不了解月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若是睿儿在哀家这儿过一阵,皇帝是否会放心?”

  “自然是放心,您是睿儿的皇祖母。”宋玄青毫不犹豫的回答。

  太后一笑,“所以,哀家是他们的外祖母,千里迢迢来外祖母家里小住一阵子,当女儿的有什么不放心?何况,你是他们的舅舅。”

  一声舅舅,让宋玄青心神一震。

  “当舅舅的,不护着自己的外甥和外甥女,像话吗?”太后笑了笑,“哀家年纪大了,喜欢热闹,有孩子们在身边,哀家便觉得自己也年轻了十岁,这是皇帝给不了哀家的快乐。”

  宋玄青有些愧疚,“母后是怪儿臣没时间陪您!”

  “你是皇帝。”太后笑道,“哀家需要的是儿子、孙子、孙女,外孙和外孙女,不需要皇帝陪着,明白吗?”

  宋玄青明白,要想当个好皇帝,就当不了好儿子。

  待皇帝离去,芳泽幽然叹了口气,“皇上其实是心软的。”

  “到底是自己宠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和儿子,忽然间告诉他,都不是他的,自然是受不了的。”太后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既然已经事发,不管是真是假,都只能是真的。”

  芳泽颔首,“是!”

  “皇帝可能不会死心的。”太后眉心微凝,“但愿不会因为这桩事而牵连太多。”

  芳泽愣怔了一下,未敢多言。

  牵连太多?

  可能是皇帝要继续查下去?

  事实,诚然如此。

  出了安康宫,宋玄青便黑着脸下令,彻查此事,当然……是暗中调查,谁也不想让自己这顶绿帽子,戴得油光锃亮、光芒万丈的。

  他要知道,偲贵妃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冷宫里,传出声声哀嚎。

  入了冷宫,不是让你老实待着就可以了,你还得受刑,还得干活,偲贵妃养尊处优了多年,哪里吃过这样的苦。

  一觉醒来,从皇帝的宠妃变成了冷宫的阶下囚,连自己的二皇子都得不到救治,此刻奄奄一息的躺在肮脏的床榻上,瞧着好似快不行了。

  “母妃!”宋赫睁着眼,虚弱的开口,“父皇为什么要把我们送到冷宫来?母妃,你去求求父皇,让父皇救救我好不好?我不想死!”

  偲贵妃气不打一处来,“你以为我想吗?可我还有什么办法?我还能怎样?别等我出去之后,否则我非得弄死顾白衣那个贱人不可。”

  “母妃,我真的不是父皇的孩子吗?”

  听得这话,偲贵妃一怔。

  方才冷宫太监丢了狗食进来的时候,提了这么一句,没想到宋赫居然就记住了。

  “你莫要胡思乱想,好好活着,活下去,我们才有机会翻身!”偲贵妃咬着后槽牙,“没事的,赫儿,坚持住!”

  宋赫不是傻子,这般年岁的孩子,多多少少已经能分清楚一些事情,比如……母妃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事实上,偲贵妃也分不清楚,这孩子到底是不是宋玄青的。

  为什么呢?

  因为偲贵妃入宫便侍寝,其后便有了身孕,其后便一路直上,以至于到了贵妃的位份,仅次于皇后。

  这内中有什么纠葛,也只有偲贵妃自己心里清楚。

  不过,她现在落在了冷宫里,也就意味着会有很多人,紧跟着落井下石,至于会不会有人说出一些秘密,那就不好说了,比如……

  她的替身丫鬟。

  宋玄青心里有了建设,却在听到那些事情的时候,还是气愤到了极点,在偲贵妃入宫之后,其娘家的表兄居然还混进了宫中一次,二人甚至还同床共枕了一夜。

  其后不久,偲贵妃便有了身孕,至于这孩子是不是皇帝的,还真是不好说。

  当然,即便是皇帝亲生的,有这样一个母亲的存在,也是在时时刻刻提醒皇帝,曾经发生过的耻辱之事,所以眼下最好的方法,是让这对母子彻底消失。

  “皇上?”海晟行礼,“这……这该如何处置?”

  宋玄青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瞧着跪在跟前浑身血淋淋的奴才,只觉得血气上涌,恨不能让所有人都闭嘴。

  留着这个偲贵妃的贴身宫女,只是因为他不甘心,总归是想知道真相。然而,真相总是太过残忍,以至于让人无法承受。

  “终究是朕太过仁慈!”还以为、还以为偲贵妃可能是冤枉的,可能真的是被人陷害的,如今才知道,是他自己想太多,以为后宫的女人都是围着他转。

  可实际上呢?

  “皇上?”海晟低唤。

  宋玄青摆摆手,“太后说得对,朕就不该手软,空穴来风,不无缘由,终究是朕太天真。让他们在冷宫自生自灭罢!”

  “是!”海晟跟着皇帝多年,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自生自灭,到了冷宫里,可就不只是自生自灭的问题,而是生不如死的折磨,到时候一个个落井下石的,还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偲贵妃为人嚣张跋扈,整个后宫都有得罪过的人,现在成了这般模样,底下人还不得一个个的翻身做主,把她往死里整?

  事实,诚然如此。

  “皇上让人去查封了偲贵妃的母家,据说是与其母家的表亲有关系。”二月铺好了被褥,“主子,您别想太多,还是早些睡吧,已然是这般模样,总需要有人承担后果。”

  顾白衣一袭中衣立在烛光里,眉目间染着淡淡的惆怅,“终是不信我。”

  “主子,若然是您,您要不要查清楚?”二月笑问,“这事搁在谁身上,不是一根刺似的,皇上只是想查清楚而已,这也是人之常情,与信任不信任没关系。”

  顾白衣知道,二月这是在劝她。

  想来也是,想得少一些,人就痛快一些,不至于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这么多年了,我也都习惯了!”顾白衣幽然叹口气。

  二月眉心微凝,“主子,偲贵妃之事同您没关系,咱若是真的有心,早早的推波助澜,不就没这档子事儿了吗?何苦还等到现在?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咱行得正坐得端,什么都没做,不怕这些流言蜚语。”

  “皇上会信吧?”顾白衣低低的开口,“他大概也会以为,偲贵妃之事,我……”

  二月摇头,“主子莫要胡思乱想,皇上素来待您如珠如宝,怎么会怀疑您呢?”

  “因为睿儿身子不好,我担心二皇子抢了睿儿的位置。”顾白衣苦笑。

  这倒是把二月逗笑了,“您这皇后的位置,若非皇上执意,怕也不愿登上,还在乎这太子之位吗?主子您要的,从始至终都没变过,是皇上变了。”

  “是啊,变了!”顾白衣叹口气,“不说了,睿儿还没苏醒,还得仔细盯着,明儿……那两个小家伙怕是不愿再进宫了,你且着人出宫看看,有什么需要的定要开口。”

  二月点头,“您放心就是,奴婢定会置办妥当,不会让您失望的。”

  内殿门外,宋玄青眉心微凝,眼角略显湿润的退了出去。

  海晟委实愣怔,小声的问,“皇上,您怎么出来了?”

  难道是皇后娘娘生气了?

  吵架了?

  “是朕变了!”宋玄青低声的说了一句,转而拂袖离开。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终究是他负了她,她却还等在原地。

  “皇上?”海晟赶紧跟上。

  夜里风大,宋玄青走得飞快,却在拐个弯之后生生顿住了脚步,“去东宫。”

  海晟一怔。

  怎么又想起来,要去东宫了?

  东宫太子,依旧昏睡不醒。

  这是人尽皆知之事,宫内外都是侍卫严防死守,生怕有任何的闪失。

  宋玄青进了寝殿,坐在儿子的床沿,瞧着双目紧闭的宋睿,心内稍稍松懈下来,浮躁之后,剩下唯有寂寥。

  “皇上?”海晟行礼,“太医说,太子殿下的身子正在逐渐好转,只是实在太过虚弱,所以需要将养好一阵子,才能弥补体内的亏虚,您莫要担心。”

  宋玄青点点头,“也就是说,睿儿没事了。”

  “是!”海晟点头,“是没事了!”

  只是仍然虚弱,暂时无法彻底苏醒罢了!

  宋玄青松了口气,轻轻的为儿子掖好被角,“朕忽然觉得,有点孤单,想找个人陪着,可是……不知道找谁,只能来找睿儿作伴了。”

  他不知道如何面对顾白衣,内心深处的愧疚,让他不敢再去找顾白衣,想着找个地方让自己冷静,显然……这就是个好去处。

  “皇后娘娘最重视的便是太子殿下,想来知道太子殿下无恙,必定能高兴起来。”海晟当然知道皇帝的心思,可又不敢明着说,只能婉转的劝着,“皇上,明儿您还得上朝,早些歇着吧?”

  宋玄青没说话,就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以后,他都不会再有所动摇。

  “放着好好的宝贝不好,去宝贝那死鱼眼珠子,朕……”宋玄青抿唇,“此后余生,朕一定好好的照顾你们母子,决不食言。海晟,你明日出宫一趟,去傅家!”

  海晟心惊,去傅家作甚?

上邪 http://www.lnwows.com/html/book/7844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