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三生镜消失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剑影横秋第二百七十九章:三生镜消失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云柯梦海。m.armlt.com

  如果说最开始时东海芸芸众生还在因末日到来而惶恐不安,忍耐着死前回溯时内心的种种折磨,那在等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却仍旧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之后,即便是再愚钝的人也察觉到了情况不对。

  东海的毁灭,是本源亲自告知他们的,不可能造假,因此无人心存怀疑,可毁灭为何迟迟不来?难道是……被人阻拦了?

  有胆大的试探着低声问道:“英雄,是你——或者你们阻止了末日降临么?”

  并没有得到回答,因为云烨灵尊他们在忙着拯救世界,暂时腾不出手来回答这些无聊的问题。

  但随着问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些人因为迟迟没有得到回答,隐隐有从《九韶》的安抚之下挣脱,再次大开杀戒的架势,云烨灵尊也不得不分出一缕心神,统一回答那些人问出的问题。

  “末日不会来了。”

  “东海也不存在了,这是一个新世界。”

  “具体情况之后会告诉你们,现在老实待着,若是影响到我们的行动,世界将再次毁灭,无人能救得了你们!”

  ……

  提出问题的人在得到这等毫不留情的回答之后只感觉汗毛直立,似乎已经被人盯上一般,不敢再有任何小动作。

  但在心里,他们都好奇极了——怎么回事?他们根本什么感觉都没有,就来到了新世界!

  对此最为惊愕的恐怕要数三大王境高层及承辉尊者生前的心腹。

  因各有一面宝镜为镇压之宝,前者倒是听三位老祖说过东海之外似乎有一个巨大的秘境,他们立刻将之与现状联系起来,认为这一定是三位老祖联手打开了通往那个秘境的通道,这才在东海毁灭之时,将众人带入秘境中侥幸活命。

  而承辉尊者的心腹,他想到的却是承辉尊者提过的一些秘闻也有了独属于自己的一番见解——只是因为承辉尊者已经陨落,他也没有将之说出来。

  就在这种压抑、兴奋、狂热、担忧等情绪交织不休的气氛中,东海中还活着的人自发行动起来。

  之前那一场绝望之下的暴乱让许多地方混乱不堪,甚至成了一片废墟,现在末日来到一半被大佬打回去了,他们就得清点损失、找人追责外加灾后重建了。

  “小悦!小悦你没事,太好了!”

  “我没想到还能活下来,真好……在末日降临时,我从未如此庆幸,庆幸我们已经互通心意,没有人让我怀着暗恋的苦楚而死去……”

  破破烂烂的巷道中,一男一女两位修士抛却了矜持,紧紧拥抱在一起,眼泪汪汪,互诉衷肠。

  “你这个畜生,你竟然在混战中下黑手,杀了你父亲!”

  “呵……看来是瞒不下去了啊。也好,反正人我已经杀了,仇也报了,你们这些小杂鱼……还拦不住我!末日不再来,从此我便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一群修士包围了一个身上带伤的公子,那通红的双眸已足以让人看出他们对被包围的人心存杀意,只是因为如今形势而不能出手;公子却只是畅快地大笑着,全然不将他们放在眼中。

  “不管了,什么鬼哭病毒,什么世界末日,谁也别想打扰我玩传讯玉!”

  “好久不见,打卡群的群友还有多少在?在的回一!”

  “一!我还活着!”

  “一,云柯君和风云楼楼主怎么舍得打开云柯传讯矩阵了?”

  “一,不知道啊,有得玩就抓紧,不要等失去后再叹息!”

  ……

  云柯岛上,劫后余生的喜悦让李华克服了对那莫名出现的鬼哭病毒的恐惧,拿出因为矩阵关闭而失效的新型传讯玉,想着就算死他也得玩了传讯玉再死!

  结果传讯玉居然忽然又能用了,他立刻发出了时隔多年后的第一条万象,还在各大打卡群、聊天群、符法探讨群里疯狂发消息,以此宣告自己的回归。

  很快,陆陆续续有道友发来存活报告,死寂多年的万象与群渐渐活跃起来……

  ·

  时间流逝,当云烨灵尊等人联手,又收取了一块世界碎片之后,剩下的几片世界碎片终于无法抵御毁灭之力,化作一片虚无,给死去的魔念化身陪葬。

  “哎……”

  众人微微叹息,那几块世界碎片虽小,却也有生灵生存,如今却都死了……尽管这不是他们的错,但他们也是人,总忍不住会想,“若我之前先选择了它们……”

  便不会有这一场惨剧——取而代之的会是另一场。

  几人心情都颇为沉重,但事态的发展并没有给他们伤春悲秋的时间,几乎是在最后的世界碎片湮灭同时,天地暗碑附近的天穹彻底暗了下来,好似化作一个黑洞,将所有光芒尽数吞噬。

  众人心中一惊,手中有宝镜的人立刻警惕起来,意图御使宝镜散发神光,驱散黑暗。

  但他们失败了,即便是三生镜的分身,此时也根本无法散发光芒——更甚至,这些方才还似是无所不能的宝镜,竟然在短短时间内失去了一切神通威能,与凡镜也没什么区别!

  不必多说,五位宝镜的主人都猜出来了——是镜心搞的鬼!

  它想要收走五面宝镜!

  八面宝镜本就是三生镜分出去的分身,之前没办法被一招呼就回归本体,是因为魔念化身模糊了宝镜对三生镜的判断,不承认它才是三生镜。

  可现在,魔念化身死了……

  几人心中皆是不满,毕竟五面宝镜是距离三生镜最近的神兵,不仅威能无穷,还隐约暗示着他们能通过宝镜对三生镜造成影响,甚至于……认主神器!

  试问谁又没有做过被神器认主,从此天下无敌的美梦呢?

  反正在场几人是都做过这种梦的。

  之前他们就在提防三生镜玩这一手过河拆桥,奈何有些事情往往防不胜防,只一瞬间,宝镜便成了个空壳。

  灵隽看不见这一切,但却能听见五人接连发出的低呼声,她毫不意外地扬了扬眉,身形在黑暗中一晃,悄然消失。

  黑暗之中,每个人除了自己外,任何人、任何波动都察觉不到,这对修士而言是极为可怕的事情,它极大地刺激了修士的不安与恐惧,让众人陷入狂乱的猜测之中,无可自拔。

  “谁!”

  “有人吗?”

  “云烨灵尊,灵尊您还在么?”

  ……

  最初的忍耐过后,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或低声或高声呼唤,但他们得不到回应,也听不见其他人的呼喊,仿佛不知不觉间就被关进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小空间……

  一缕微光穿破黑暗,照进孤独者的眼中,瞬间点燃了他们心中的希望。

  微光迅速膨胀,化作一片灿烂阳光,将一切黑暗撕成碎片,也让众人心中的绝望荡然无存。

  在他们眼前展开的,是一张风的画布,惊涛汹涌的波涛自海天交界处汹涌而来,拍在风幕之上,将凝固的风幕打得摇摇欲坠。

  “轰!”

  “轰!”

  “轰!”

  在长期的坚持之下,咆哮的海浪将风幕打得支离破碎,很快,凝固的风也流动起来,呼啸的风声再度响彻在这片天穹之下,卷动海水掀起滔天巨浪又轰然坠落,听起来像是连绵不绝的鼓掌声——或许每一滴海水都在骄傲于自己竟然参与了这样一场壮举。

  大多数人都松了口气,不论如何,不是在之前那该死的黑暗中就好。

  他们已经发现,这是一个与东海有些相似的地方,而且……诶,怎么老感觉有人在看着我啊?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放出神识看向四周,然后便发现……!

  一只巨掌从天外飞来,遮天蔽日一般,似乎下一瞬便能将所有人尽数收在掌中带走,视觉效果那叫一个恐怖。

  云烨灵尊眉头一蹙,便要出手反制对方。

  但比她动作更快的是另一个方向飞来的一方印玺,它重重打在巨掌之上,眨眼间巨掌便幻化成一团云气,消失无踪。

  紧接着,接连有金册、玉笔、铜铃、绸伞等宝物出现在众人头顶的苍穹,彼此相互攻击,结果就是哪件宝物也没能碰到众人。

  云烨灵尊冷哼一声,目光穿过虚空,看见了隐藏在暗中御使宝物的大能,旋即浑身气息节节攀升,狂暴而混乱,生生将那些混战不休的法宝——背后的主人震慑住,这才幽幽开口:“诸位,你们这是打算做什么?”

  书综合化的时候,她的心情可谓糟糕至极——跟随她多年的震镜在离开黑暗前被神秘力量夺走,一出来还被一群人打,这群修士出手时都不看看对方修为的么?!

  倒也不是不看。

  在天秋云渊边上守株待兔的各宗大能被之前那一幕搞得心态失衡,以为十拿九稳的崩溃小世界真消失了,或者只是个幻觉,没想到天秋云渊里忽然冒出来一群修士,而且他们一出现,被冻结的天秋云渊居然很快便解冻……

  这些人必定又古怪!说不定就与那崩溃小世界有什么关联!

  那当然是要先出手啊,哪还有那么多时间观察他们的修为——反正打了也不要紧,谁背后没几个靠山。

  “不知道友出身何门何派?”

  最先开口的是冥神教的一位尊者,虽然用词客气,但语气却不是那么动听,带着一股子“你哪家的敢和我冥神教争锋”的霸道气场。

  云烨灵尊冷笑地看他一眼,眸中杀意涌动。

  只一瞬间,那修为在合体期的尊者便觉神魂一颤,心神俱震,竟无端便吐出一口血来。

  见此情景,各宗大能暗暗倒吸一口冷气,明白眼前之人绝非庸碌之辈,光凭一个眼神便让合体尊者受伤,她至少也是洞虚初期!

  一位洞虚期的大能出现在疑似有崩溃小世界出世的地方,这对所有试图分一杯羹的人而言都不是什么好消息,特别如今崩溃小世界居然消失不见了……

  云烨灵尊环顾四周一眼,“本座云烨,琅嬛福地青琅城,诸位有何指教?”

  琅嬛福地青玄城?

  众人一听,顿时脸色古怪起来——这都哪年的老黄历了,青琅城早就覆灭了,这位出身青琅城的大能该不会是闭死关闭到现在,因此还什么都不知道吧?

  真是可怜啊!

  ——等等,这可是洞虚大能,可怜的怎么也不会是她,而该是如今已占据了整个琅嬛福地的青玄城,是郁秀尊者……

  重新表达一下,郁秀尊者真是可怜啊!

  承云宫主没有其他人想得那么多,她已经注意到了苏清淮就在那群人中,立刻便道:“云烨道友,吾家小儿与阁下一同出现,不知可否有所冒犯?”

  她又看向苏清淮,“清淮,终于找到你了!”

  云烨灵尊瞥了苏清淮一眼,只道:“清淮助我良多,本座欠她一个人情,阁下若想带她离开,请随意。”

  苏清淮心中一喜,对身旁几位朋友说道:“此番我离宗日久,又是失踪,宗门长辈定是担忧万分,我必须回九韶宫一趟,诸位……”

  荆虹爽快道:“有缘再聚,反正我们都有传讯玉,什么时候约都行!”

  林玉澄和叶师简点点头,龙应云欲言又止。

  几人忽然反应过来,玄卿哪儿去了?

  找了一圈,连个影子都没找到。

  虽然事先已然有所预料,但它真正发生的时候,依旧让人心生感叹。

  ……玄卿果真是个风一样的女子!

  与朋友告别之后,苏清淮忙朝正与云烨灵尊客套寒暄的承云宫主飞遁而去。

  不久后,林玉澄和荆虹也各自离开,回到绝尘山及万妖殿领头大能身后。

  当初因各种意外绑在一起的几人,如今只剩龙应云与叶师简还在一起,他们心中忽然便生出几分悲凉。

  云烨灵尊无意与这些人纠缠,终于来到真正的东海,她有很多事情要做好吗?第一件就是带着儿女杀回琅嬛福地,给孩子他爸复仇!

  但在场许多人怀疑她夺走了崩溃小世界中的无数宝物,仗着自家也不是没有洞虚大能,他们对云烨灵尊并不客气,直接便问她有多少收获,强行要求见面分一半。

  云烨灵尊又岂会受这委屈,趁着各方的大乘还没出现,她便化作一抹遁光,将在场剩下的那些人统统卷走,消失在海天一色之中。

  各宗大能:“……”

  冥神教:“我从没受过这种委屈,追!”

剑影横秋 http://www.lnwows.com/html/book/7857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